Mary Robinson 專訪 (二):德為人表、奉為楷模

中國在領導國際社會減少碳排放方面的角色

氣候變化

播放影片

Eng

我們來談一談另一個方向的措施:就「一帶一路」的倡議你曾經發表過意見,你當時很熱衷地提出這個項目應該「綠色化」,因為這樣置身其中的多個國家才可以引領全球一起「重新啟動」。你在COVID-19疫情出現很久以前已經談及「重新啟動」,現在發生了疫情,它還依然適用嗎?

事實上這是我們五個 The Elders 的領導人與習主席及他的主要官員討論過的題目之一。我們提出要綠化一帶一路倡議,一如你所說,當時仍然未出現疫情。現在這個題目就更有意義了,除了在國內實施減排措施以外,中國還可以通過在一帶一路的能源及基建投資,肩負起帶動其他國家一同減少排放的角色,以可再生能源取代煤炭。為了實現一帶一路的綠化目標,中國應該為項目制定更嚴格的標準,樹立更具體的可再生能源目標和高效能產業。我聽過一個說法,「企業會遵守東道國的標準,中國不會干涉其他國家。」我認為中國可以做多一步。中國可以制定自己的標準,由得企業去遵守這些標準,領導的地位就會自然產生。中國可以在風能發電上塑造出自身的地位,正如我剛才提過通過一帶一路宏大和有視野的規劃,它的潛力將可以以倍數放大

這是不是最終的目標?還是你會認為中國可以以此為起步,朝向更加雄心勃勃的方向發展?

從某個角度來看,中國目前的做法是自相矛盾的。因為習主席在聯合國大會承諾2060之前達到碳中和,我很歡喜聽到他說是「之前」,我覺得很好。不過現時中國在國內和在一帶一路依然投資在煤炭上

在國內投資煤炭,在國外亦然。The Elders 曾經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領導層會面,我知道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是聯合國全球契約的成員。我作為高級專員與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有過很多的聯繫,後來也成為它的一員。可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正計畫投資興建煤炭發電廠,例如其中有5座我相信會在越南,我相信另外有一家企業也同樣屬於全球契約組織,中國華電集團也在孟加拉國、柬埔寨、塞爾維亞和歐洲有投資煤炭發電廠。因此除了中國國內在省級層面實行的措施似乎有一定的誘因,也許中央政府需要再制定不鼓勵煤炭發電的政策。我相信中國可以做到,我也希望他們會這樣做,不要再在其他國家計畫和投資煤炭發電廠了。大家都應該轉向潔淨能源、分享技術及投放在潔淨能源。

中國政府和人民在潔淨能源方面展現出的領導地位,似乎與你所說的 (對煤炭) 依賴性很不相符。我們也看到國際上有評論將之解讀為環保和經濟方面的敗筆之處,情況是不是好比一列在兩條路軌上跑動的火車?

首先,我本人對推行變革所要面對的困難有很深的體會。這不容易。我亦不同意任何一個國家可以評擊另一個國家,因為目前都還沒有一個國家做得夠好。就像我剛才提過的,The Elders 也應該是這樣想。我認為問題是有沒有為參與一帶一路的中國企業制定標準,要求他們在營運的同時要專注盡快轉向可再生能源。這對中國有非常大的好處,有利於中國的經濟,很高興地說這也會對一帶一路國家有很大的好處,協助他們走上正確的方向。

相關影片
      x
      教學影片下載表
      *請填寫學校電郵以核實是否真實及正確。
      *所有收集的資料只供內部使用及核實教師身份,並不會向第三者披露。詳細隱私權政策請參考:https://chinacurrent.com/hk/privacy-policy
      感謝你的支持,影片已傳送至你的電郵,謝謝。
      下載影片提交